另一筆名DreamyLoner
香家人
腐宅一名
愛寫愛閱讀 APH迷
平時活躍於英文同人
最愛CP<3 露中/朝耀/米耀/韓香/冰香(對,冰是攻)
多多指教@v@

 
   

【朝耀】最後的花瓣

基本上是上一篇文的另一個版本(另一個構思?)
兩篇都是圍繞着差不多的設定
不過這篇比較奇怪www
是使者朝x人類耀
有絕望的感覺...
標題很爛的說 (已想不到更好了...)


主cp 朝耀 :D
有1%法加 (這對很萌的說😭)

注意: 有角色死亡,會有錯字(太懶不想檢閱🙈)
結局任人聯想:3

🌟🌟🌟🌟🌟


他只是去了市場一趟,給弟妹買愛吃的。

他還記得出門前孩子興奮雀躍的表情,小菊要抹茶草餅,灣灣的果凍,小香要小寵包,勇洙堅持要泡菜。

他回來後只見屋子被熊熊大火呑噬。

不可能的吧...

「菊!香!」他拼命的呼喊,放下手上裝滿小食的袋子,不理途人勸阻衝入快要倒塌的房子裏。「灣!勇洙!」

耀不顧一切跑到被桌子壓在地上的弟弟,菊一動也不動,滿身是灼傷的痕跡,香倒在不遠的角落,奄奄一息,灣和勇洙都不見了,大概還在樓上。

耀試着把傢私推開,幾經辛苦走到佈滿濃煙的樓梯前,一路喊着弟妹的名字一路掩着鼻子走上去。

火愈燒愈大,他雙腿發抖,頭也開始暈起來。

他咳着走上最後一級,身後一聲巨響令他回頭,樓梯被倒下來的屋頂蓋着。

灣倒在勇洙身旁,兩人早已沒有氣息。

眼前的身影卻清晰可見。

耀抬起頭,凝視着那頭金髮,碧綠色的雙眸,不屬於這世界的翅膀。

「你是誰!」耀喘着氣地喊。

「原來你看得見我。」那人彎起略粗的眉毛慢慢步向耀。耀試着站起,靠在牆身,眯起雙眼看着那全身上下蓋着純黑衣服的入侵者。

耀希望這只是一場噩夢,醒來後他會看到弟妹,還有......

咦,那個倒在衣櫥下的身軀......

「安娜?」耀瞪大眼睛看着那個倒臥在睡房前被衣櫥壓着的身軀,淚隨即流下,他都忘了原本女友今天要來探他。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你到底是誰呀!」耀激動的哭着,眼前的東西不但沒有消失,還朝他的方向愈走愈近。耀不斷向後退,背緊緊貼着牆,那人舉起了一隻戴着手套的手,輕輕抹去耀的眼淚。

「Interesting.」

然後...

沒有然後了,眼睛漆黑一片,耀倒下去。

🌟🌟🌟🌟🌟

耀在床上坐起來,反射性地拉了拉緊扣雙腕的鐵鏈,那不是一般的鐵,掙扎流出的血只會令枷鎖收緊。

他已經忘了自己到這個世界多久了...

一個月?半年?兩年?時間都停滯不前,他的容貌永遠維持案發當天,這樣有永恆,但不會有希望。

「早上好。」亞瑟站在門口微笑,手拿一束盛開着牡丹。

「美嗎?剛剛才發花。」亞瑟把花放在床邊,耀望了他一眼便嘆氣。「反正到了明天它們又會凋謝。」

「那我會帶一束新的來。」亞瑟撥開蓋着耀右眼的黑色長髮,耀下意識避開。

「耀今天有什麼想看嗎?」亞瑟的笑容僵硬起來,他站起身走向窗邊。窗外一片漆黑,對耀而言,在這裡沒有早上或下午,只有晚上。「或者你有什麼地方想去?」

「不用了,我今天想休息。」耀低着頭說。亞瑟已經帶他遊過了世界好幾次,每一個角落都留有凡人看不見的足跡。

起初來到這個世界時,他瘋了,他有掙扎,有哭啼,有試圖逃走,甚至了結自己。

但無論是那一個選擇都不成功,他最後還是認命。

「好吧。」亞瑟雖然點頭,但心裏其實很想帶耀再去那片無邊無際的草地。

他喜歡人類的世界,那裡燦爛奪目的光芒是永遠照不到地下世界的。

「你...可以考慮把這個解掉嗎?」耀細聲要求,舉起了被扣着個雙腕。「我不會再亂跑的。」

亞瑟沈默不語,他手一指,鐵鏈跟着消失了。

「我不想你受到傷害。」

「這裡除了你和我,還會有誰?」

「你不明白,」亞瑟搖搖頭,皺着眉解釋:「這裡不只我一個。」

「他們是什麼樣的?」耀好奇一問。

「像我一樣。」

「都會靜悄悄偷走一個人類來軟禁嗎?」

「耀!」

耀瞪着亞瑟,沒有畏縮之意。起初他都會害怕,會不敢直視那雙充滿死亡的眼,說話會小心謹慎,在亞瑟的咆哮聲下會不禁躲避。

日子久了,他漸漸學會利用亞瑟對他扭曲的情感,他會把持那份不純潔的傾慕作還擊。

因為你,我才會孤單。

你奪去了我的家庭。

扣留了我的生命。

鎖住了我的靈魂。

「那是我的工作。」亞瑟曾解釋:「我別無選擇。」

「那為什麼放生我?」

「因為你不一樣。」亞瑟坦承:「你看得見我,我想你作伴。」

他把他帶到自己的世界,這裡沒有陽光,沒有人類,沒有心跳。

他的生命跟着時間停滯了,他不再需要食物,不需要飲料,不需要呼吸。

亞瑟能給的都給他,他可以變出黃金,可以變出美人,甚至可以變出他的家人。

只要他留下,什麼都可以擁有。

不過一切都只會是幻影。

耀說想回去人類的世界,亞瑟就帶他回去,但其他人不再看得見耀,也觸摸不了他。

遺忘了。

消失了。

他的存在跨越了兩個世界,他想念他的弟妹、他的戀人,但記憶一天比一天模糊,他都忘了自己是人是鬼是惡魔。

他不再以淚洗面,不再感嘆。

🌟🌟🌟🌟🌟

耀靠着惡瑟的肩膀,看着清澈見底的湖,他們回到他的家鄉。

他曾經有塊地,有一橦房子,有一個小康之家。現在同一個地方只有高樓大廈、汽車、工廠......

到底過了多少年?

他何時出生的?

耀忘了。

日子愈過愈慢,他身邊只有亞瑟,和他每天帶來的花。

花在地下世界最多只有一天壽命,其他生物都是。

只有耀,他不老不死。

亞瑟說愛上了他,他不信。

有一天,耀不禁提問:「你為什麼一直都戴着手套?」

亞瑟沒有用說話回答他。

他脫掉一隻手套,指尖輕輕碰了花瓣一下,整朵鮮紅色的玫瑰𣊬間枯萎。

耀眨了眨眼,沒說什麼。

亞瑟把手套戴上,撫摸着耀的蒼白的臉頰。

「只要隔着,就不成問題。」

「吻我。」耀突然要求,握着亞瑟雙手向前傾,亞瑟快速地後退,難以置信地望着耀。

「不要。」他氣得滿臉通紅。

「我不介意。」

「但我不想。」亞瑟厲聲道。

耀轉過頭去,望着遠處教堂外天使的石像。

「你們都不會死嗎?」

「廢話。」亞瑟差點兒笑了出來。「你有聽過死神會死嗎?」

「其實我一直都不知道,到底你是天使還是惡魔。」耀笑道:「死神是屬於那一類?」

「隨你決定。」亞瑟苦笑回答:「兩種我都被稱呼過。」

「他們現在過得好嗎?」

「我帶你去看。」

菊最終變成了一個叫本田菊的日本漫畫家,香成了一名叫王嘉龍的香港商人,灣在台灣開了間叫曉梅時裝店,勇洙成了一位南韓明星。

安娜......她變成了一個叫伊萬的俄羅斯男生。

大家都重新過活,在生命中某一刻重遇。

不再是一家人了。

那的家早已粉碎。

因流媒氣失火引致爆炸。

那是亞瑟文件上寫的原因。

他只是公事公辦,誰也不知原定在名單上出現的耀會被奪走。

他不再埋怨亞瑟。

不是使者的錯。

誰也控制不了命運。

唯獨他,與眾不同。

🌟🌟🌟🌟🌟

「你最好還是放棄吧。」弗朗西斯曾經勸告,他也一個使者,就是喜歡跟亞瑟作對。「上級發現,你會被處分。」

「除非你跟上級報告,否則沒有人會發現。」

「你瘋了?我們跟人類根本就不可能!你用力量延續他的生命,他最終只會變得不倫不類,永不超生!」

耀當時在房間裏,把外面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

「放過他吧!」弗朗西斯嘆着氣搖頭:「他本應葬身火海,早已輪迴轉世,他在這裡多留一天,靈魂就會愈扭曲,最後甚至會化為烏有。」

亞瑟裝作沒聽見。

「我們幹這行的,注定永遠孤單。」

花瓣落在他手心中,耀抬起頭望着那塊充滿悲傷的臉,雙眸深處看得見寂寞和痛苦。

碧綠的眼珠。寶石。

淩亂的金髮。稻草。

粗大的眼眉。毛蟲。

「當你奪走他們的靈魂時,會心痛嗎?」

「有時會。」亞瑟點着頭,輕輕掃過耀的側陰。

「你這麼多年來都是自己一個?」耀嘴角微微彎起。

「我沒有選擇。」亞瑟低着頭回答。

「原來死神也有可愛的一面。」

亞瑟第一次看到耀發自內心的笑容,而且是對着他展露的。

這是憐憫?是同理?是愛?

雙手不自覺地動了起來。

耀只是傾着頭,抓住了亞瑟的右手,把它拉到自己的臉頰上。「已經夠了,不用再忍。」

眼淚始終沒有流下。

他想哭,但不能。

那是只屬於人類的權利。

他再沒有能力去忍受那種隔絕的情感。

無論是那頭烏黑的長髮、那雙琥珀色的瞳孔還是那身白嫩的肌膚,他都很想抓在掌心中。

他想觸摸他、想吻他、想把他擁入懷裡...

想和他結合。

就如普通戀人一樣。

「你很孤單吧...」耀雙手繞着亞瑟的脖子,上前親吻那凍結了的唇。亞瑟沒有避開,反之用力的吻回去。

「那我們一起吧,好嗎?」耀咧嘴笑道,毫不猶豫脫下亞瑟的手套。

亞瑟一邊脫去耀的衣服一邊把他推到床上,二話不說把兩人的唇再次連在一起。

🌟🌟🌟🌟🌟

「他消失了?」

亞瑟聳了聳膊,把名單接過來。

「太好了,還在想你會執迷不悟到什麼地步。」弗朗西斯拍拍亞瑟的背,朝另一個方向走去。

「你想把那個叫馬修的藏到什麼時候?」

弗朗西斯停下腳步,沒有回頭。

「你不倒是一樣?」

亞瑟一邊大笑一邊展開黑色的翅膀。

🌟🌟🌟🌟🌟

「亞瑟,今天要收集多少靈魂?」

「大概200多個吧。」亞瑟點算着名單上的名字。

「嘩,又要忙碌起來呢。」

「有你陪我不介意。」亞瑟微笑摸着腔口,那個原本空蕩蕩的位置抽搐了一下。

卜通、卜通、卜通......

「嗯嗯。」耀的聲音在他耳邊迴響着,亞瑟轉身一跳,消失在黑暗中。

🌟🌟🌟🌟🌟

「人一出生就是孤單,死時也一樣。」

「但我們在世時並不孤單。」

「所以我妒忌你們,擁有過的才是永恆。」

「死神能吸收生命,有能力吸取靈魂嗎?」

「不知道,我一直都是收集靈魂,引領它們到天堂或地獄,或轉生。」

「那我們試試看。」

「耀,我不想你消失。」

「不冒險是永遠不會知道結果。」

「嗯,你對。」

「從今以後,我們在一起吧。」

「謝謝你,耀。」

评论(1)
热度(42)
 

© 桜の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