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筆名DreamyLoner
香家人
腐宅一名
愛寫愛閱讀 APH迷
平時活躍於英文同人
最愛CP<3 露中/朝耀/米耀/韓香/冰香(對,冰是攻)
多多指教@v@

 
   

【朝燕/米燕】木箱

還是被人說服了www
寫了生平第一篇APH中文同人
很奇怪
很多細節地方因為太懶不想寫了
大概之後會寫一篇英文版+_+ (還是比較想寫英文)
對上一次寫中文好像是一年前?兩年前的事?
不記得了,這篇我打了很久...
另外...對不起,全都是繁體的,因為我不會打簡體^_^#
 *****

亞瑟第一次帶着那沾滿血跡的木箱回家時,阿爾當時十歲。

他記得對木箱裏裝着的東西十分好奇,亞瑟從沒告訴過他裝的是甚麼,也不准他摸那個比自己身體還要大的箱子。

木箱裏發出碰撞聲時阿爾嚇得後退幾步,亞瑟懶理那東西猛烈的蠕動和掙扎,只是對弟弟說了句「裏面放了世上最美的寶藏。」

坦白說,不是好奇心作祟,阿爾也不會多理亞瑟的古怪癖好。亞瑟不是正常人,這個阿爾大概都知道,畢竟兩人勉強也算是兄弟,但亞瑟的不正常不是一般人可以接受的,他會魔法,也會跟不存在的精靈溝通,他平時最喜歡坐着爛船出海周遊列國,帶來奇珍異寶,但他所指的寶藏從沒成功為他們脫離貧窮。

他們自小喪親,雙親就只留下一間木屋,一塊田,甚麼都沒有了。亞瑟會捕漁,偶爾會去市場打雜,會給人占卜,阿爾則守在田裏,每天不是耕作就是放牛。

最後阿爾還是沒看到木箱裏的寶藏。

亞瑟把那生物養左地牢,白天外出前都會鎖着以免阿爾進去,阿爾觀察幾天後,發現哥哥每天都會定時拿着裝滿食物的盤子入去,出來時碟都是空的,由此阿爾可以推測被亞瑟困住的是一種生物,而且還會吃人類食物的!

自木箱的出現,家中也就逐漸變得富裕起來,阿爾不明白是甚麼魔法令他們兩人可以由貧窮演變成中產。亞瑟不再出海捕漁了,他乾脆賣掉了那塊田,跟阿爾搬到鎮上一所大屋居住。阿爾開始跟其他孩子上學,成了一個很聰慧的學生,而比他年長五歲的亞瑟就變得無所事事,天天到處遊蕩、到酒吧喝酒、賭博、跟女生調情,沉溺於無窮無盡的財富。

阿爾十五歲那年,亞瑟賣掉了大屋,搬到了一間別墅,別墅很接近皇宮,皇宮裏就住着亞瑟一直幻想要在一起的公主,叫弗朗絲(Francine)。他開始頻頻出席皇宮的舞會,希望有機會接觸到公主。

有一天晚上,亞瑟又去了酒吧慶祝,阿爾不想去接爛醉如泥的哥哥,所以待在家中裝睡。夜半,地牢傳來淒慘的叫聲,打碎了他的夢。他本是想試着重新入睡,但歌聲就是不停。

他躊躇了一會,才慢慢的從睡房走出來,走到地牢時發現原來亞瑟忘了上鎖,他推開了門,給眼前的情境呆住了。

這麼多年的好奇終於得劃上句號。原來亞瑟一直養在家中的是⋯

「亞瑟?是亞瑟嗎?」

阿爾凝視那下半身佈滿閃爍魚鱗的美人魚。人魚有着一雙琥珀色、閃耀動人的大眼,一頭披肩的黑髮,還有一雙豐滿白嫩的乳房。

阿爾目不轉睛地打量着那誘人的上身,以及燦爛奪目的尾巴。

「你....不是亞瑟...」

她聲音柔弱得來卻很動聽。阿爾向前踏出幾步,又凝住了。

巨大魚缸裏的水積了層層的血液,空氣中瀰漫着強烈的鐵味,阿爾差一點就吐了出來。

「啊,請等等...不要走...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小鬼?我很寂寞...」

阿爾站在原地望着扣着人魚雙手的鎖鏈,不禁同情她起來。

「阿爾....我叫阿爾...」

「阿爾...難道你是亞瑟的朋友?」

「我是他弟弟。」

「噢...」

「請問你是誰...為什麼會被哥哥鎖在這裡?」

「我?難道亞瑟從沒跟你說過我的事? 」人魚有點驚訝地問。

阿爾搖搖頭,慢慢走向魚缸旁。

「我大概也猜到他不會跟任何人提起我的了...」

「人魚小姐,你是怎樣被哥哥抓回來的?」

「這個...小孩子不會想知吧。」

「我不是小孩子。」阿爾反駁。

「你多大?」

「十五。」

之後刺耳的笑聲令阿爾整個人都僵硬。

「我的年齡大概是你的十倍吧。」

阿爾掙開了口,卻沒有說話。

「是搶。」

「甚麼?」

「我說你哥是把我搶回來的,從那個叫尹萬的男人那裡硬搶來的。」

「原來如此...」

「他說因為愛我,所以才會這樣做。」人魚擺動着柔軟的尾巴,游到魚缸前。

「他愛你?」

「嗯!你知道甚麼是愛嗎?」

「我知道。但我肯定亞瑟不愛你。」

「為什麼?」人魚有點落魄的望着阿爾。

「如果他愛你就不會把你困在這樣。」

「他說要保護我!」

「那你的鱗片呢?去哪了?」

人魚荒張的望了自己流血的尾巴,不禁失聲痛哭起來。

阿爾睜大雙眼,望着從臉頰流下的一串串珍珠。

「那個...人魚小姐...」

「叫我春燕...」

「燕,你在流珍珠!」

「嗚嗚...你是想問我拿珍珠吧...都給你了,所以今晚別打我了...」春燕把掉落水中的珍珠都拿起,推進阿爾手掌裏。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阿爾剛要把珍珠放回魚缸裏,才發現春燕的上身佈滿傷痕。

是那個人那麼殘忍,竟然鞭打完美無瑕的人魚!

阿爾大概也明白了一些事情。

春燕之後跟他說的話更是令他確信亞瑟是個瘋子。

「他說因為愛我,所以才會保護我,如果我愛他,也就要無私奉獻自己給他。」

「所以你就讓他打你,令你哭出珍珠,就是為了讓他變得更有錢?」

「他...說他要養你...」

阿爾頓時沈默起來。原來自己也有用着春燕的眼淚來生活。

「我這身體根本無法滿足他,所以...我就只能做這些來表達我的愛意...」

「你真的那麼喜歡我哥哥?」

春燕猶豫了一會,最終還是點點頭。

「他也算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以前的主人都把我當奴隸,天天逼我到馬戲團表演,為他們賺錢,哭不出珍珠他們會威脅殺我,把我切成碎肉煮來吃。」


「不對,你不是應該住在海裏的嗎?」

「很久很久以前是...二十歲那年我愚昧地愛上了一個陸地人,叫本田菊,他的船在暴風雨中沈沒,我救了他,就彼此認識。我以為咱們兩情相悅,原來信錯了他,他居然把我賣給一個有怪癖的有錢人,叫基爾什麼的,我被當成玩意,天天被他淫辱,後來過了幾十年,那個有錢人被尹萬殺了,我也就淪落到他的馬戲團裏,直到亞瑟出現把我帶走。」

「我要救你出去。」阿爾堅決地說。「人魚小姐,你那麼美麗,原本就不應該在陸地任人污穢,你要回到大海。」

「就算回去了,也只會被抓回來,你不知我有多少同伴和弟兄姊妹都被人類捕殺,我哥哥很多年前被獵殺死了,我也就失去了唯一的親人。人類都想要我們的眼淚、鱗片和肉。」

「他們都是人渣!」阿爾手握鐵鏈,試圖把它拉斷。

「沒用的...亞瑟帶我回來,就沒打算放我出去,他曾說他到死也不會放我走,要我的尾巴陪葬。」

「他那個變態!我不理,我一定會想出辦法救你出去的,人魚小姐!」

「不是叫你叫我燕嗎?」春燕苦笑的瞪着那雙純良的藍眼,手不禁揉着阿爾的金髮。「我很高興認識到阿爾,你跟亞瑟很不一樣呢,都不知你是不是他的親弟弟。」

「我們本來就不是親兄弟!我是被他父母領養的。他想迎娶弗朗絲公主,以後就在皇宮過活,不會再想我成為他的拖累。」

「他...跟...公主結婚?」

「對!他想成為國王!我哥哥是個貪得無厭的人,你由一開始就被他欺騙了,他根本無法打從心底去愛一個人,他愛的只有名利、權力和金錢!」

「他...都一直在騙我?」

「大概是這樣了!他是個偽君子。」

「那阿爾你會幫我?」

「會!當然會!」

阿爾一邊看着春燕注不完的眼淚,一邊發誓要把她從亞瑟的珈鎖釋放出來。

自那夜跟燕的相遇,阿爾性情大變,對亞瑟的態度變得愈來愈冷淡,亞瑟也就不以為意,完全忽視弟弟。

阿爾得知亞瑟把鑰匙藏在書房後,都會在他外出時溜入那裡取匙,然後跟春燕會面。

春燕每次看見阿爾都會驚喜不已,阿爾則會為春燕身上愈來愈多的傷痕感到傷心。他們經常都會談話,春燕會告訴他人魚的傳說,她以前在海中的親人和同伴,也會給他唱歌,阿爾會給燕帶來額外的食物,也會讀書給她聽,告訴她人類世界各式各樣的新奇事物。

「我好想跟阿爾出去逛逛呢。」春燕說笑地說。「就是不要這條尾巴,乾脆變成人就可以走路。」

「人魚有不死之身吧。」阿爾說。

「不是不死之身,只是長生不老。但這是個痛苦,阿爾,你要知道,一切都有代價的。」

「我知。」阿爾點點頭。「有辦法令你變成人類嗎?」

「不是沒有的,不過...」

「不過怎樣了?」

「我也不太清楚該怎樣辦,那可能只是傳說,都是騙人的。」

「不要緊,只要救了你出去,我們可以再找找看。」

不知不覺間,阿爾發現自己對人魚當初的憐憫已演變成無私的愛。他喜歡春燕喜歡得可以跟亞瑟反面,但他不知道那種一定要把她從哥哥手心救出的執著其實是他對燕的佔有慾。

亞瑟帶着喜訊回來那天,阿爾手袖裏就藏了一支槍。

「阿爾!阿爾!我要跟弗朗絲公主訂婚了!很難以置信吧!那個愛美的變態國王答應了我的求婚,因為我找到了他想要的長身不老的法術!」

「你是要把燕的肉獻給他吧...」

「什麼?」亞瑟臉色蒼白的望着阿爾。

「你的秘密...我早就發現了...你對她所做的事...」

「你偷進了地牢?!」

「你那天晚上沒有鎖好門。」

「等等...阿爾,那條該死的人魚跟你說了什麼?!」

「她?說什麼也好,你也該有點自覺吧,亞瑟。」

「春燕不是你想像中童話故事般的人魚!我沒放她出來是有原因的!人魚很會誘惑和報復人,最喜歡令人類互傷殘殺,為的就是要得到她!我之前不就是這樣,因為迷上她所以殺了尹萬,後來我認稱了她的真面貌,就知這條人魚愛看人類為了搶奪她而喪失理智!」

「閉嘴!」阿爾拔出手槍指向亞瑟。「我不會再中你的計!」

「阿爾,你被她迷惑了...」

「她一直相信你愛她,她一直在等那個會珍惜她的人,而你,就只會不斷傷害她,佔她便宜,跟其他擁有過她的人一樣,你也不覺得自己很下流嗎?用着她的眼淚和鱗片置富,還得到國王的歡心,你很噁心。」

「阿爾,你被她騙了,她是條已經活了四千多年的老人魚,她最會耍手段,為的就是想看我們-」

砰!

「那你當初還不是拾了她回來?」阿爾諷刺的笑道,看着亞瑟倒下去。

「笨蛋...早知她會對你出手...我就應一早殺了她...」

砰!

「晚安了,哥。」

*****

「阿爾!阿爾!我們在哪?」

阿爾望望沾了血跡的木箱,嘴角微微彎起。

「我們在馬車上。」

「親愛的,你要帶我去哪?」

「To our new home, darling.」

评论(11)
热度(92)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桜の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