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筆名DreamyLoner
香家人
腐宅一名
愛寫愛閱讀 APH迷
平時活躍於英文同人
最愛CP<3 露中/朝耀/米耀/韓香/冰香(對,冰是攻)
多多指教@v@

 
   

故事(米燕)

香水之门:

      故事
*单方性转


亚丽珊德亚是这条街上最老的女人,如果你愿意,她可以给你讲整整一下午关于这一条街内一个月的事,无论具细。而我和她相识不过两年。
她年轻时是个以出卖肉体为生的女人,之后又嫁过许多次人,离过很多次婚。可这并不影响她这安逸而富有的老年。她很有智慧,看过很多书。如果不是对她有所了解,你根本无法想象她的过往。
和蔼的妇人呀,像那西西里岛上第一丝阳光,是那不勒斯湾上朵朵浪花,是那仲夏夜的星辰。
倒一杯茶,坐在她的右侧,听她讲一下午也许是我现在最大的乐趣。


“记忆最深的人吗?”老人捧着茶回答我的问题,她的嘴角轻轻勾起,眼睛向窗外的天空望去,似乎在回忆她的一生。
我点点头,满脸期待。
“是个女人吧。大概这么高。”她比划着,那是个不高的个头,比一旁立着的灯还要矮上些许,大抵才到我的肩部。
“那个女人……”


奔跑着,穿过密集的人群,红发女人来到那娇小的东方女子面前,揽过女子的肩:“我亲爱的小燕子,怎么让客户逃跑了。”
“他估计也有困难。”燕子站在租界街头,头发盘起,身着一件绿旗袍,不过那绿色被洗的有些发白,粗糙,但却是名贵的布料,一看便知这是一位好人家出生的落魄女子。
红发女低头吸了口手上的廉价烟,慢慢吐出一个圈:“那就别理,你知道吗,他盯了你足足十秒,我保证他一定爱上你了,可怜的穷小子。走,今天就别工作了,我请你喝酒,吉米说他那来了批新酒,绝对不是那种泛着难忘气味的杜松子。”
燕子被乖顺的牵走,过了许久才开口说一句:“那个男孩,估计和那个男人是来自一个地方的,他们的口音很像……”
“哦,可恶的侵略者,可恶的资本家。”


谁知道呢,这古怪的一切。
爱上一个人其实连一分钟都不需要,却注定要以一生去遗忘。可有的人注定忘不了。
那个穷小子叫阿尔弗雷德。姓什么没人在乎,穷人的姓本就可以随意抛弃的。当他第一次踏上这个被侵占的国度之时,并没有感到自己有什么不同,除了自己变成了“洋人”之外,他还是那个穷作家,举目无亲,所有的身家不过是一个手提箱。繁华的租界,不属于他,寻常的巷陌,容不下他。
人都是排外的,被压迫的国人呀,不欢迎这金发的外国人。
命运注定了相遇,便注定要有一段故事的开始。


红发女靠着破街墙上,看着燕子将金发男人搬进屋内:“王春燕,你是有钱没处花,打算包养小白脸?别忘了你还有个儿子要养,孩子就是费钱。”
春燕没有说话
破街每天都在死人,人的心会变冷的,变得坚硬,习惯了死亡。可这一次春燕还是心软了。
也许是作为一个一岁孩子的母亲向无助青年发出母爱,也许是那街头匆匆一面种在心上爱情的种子。
似乎一切都变得顺其自然,阿尔留在了破街,住在春燕的小屋,白天为街上的人干点杂工,写写文章,晚上,女人们工作时,他就带着春燕的儿子,小香,到处游荡。就这样,过了很久很久。直到……


可怜的女人呀,失去了自己的孩子。
可怜的女人呀,心又缺了一个角。
孩子的身体变的僵硬,发出寒冷的气息,脸上再也不会翻出笑容。春燕倒在阿尔怀里,她在哭泣,声音是如此嘶哑。她紧紧攥着阿尔的领子:“他为什么也离开我了,这病魔就那么残忍吗?为什么,不是我呢。”
阿尔亲吻女子的额头。
他们都明白,心中早就有东西已经发芽。
春燕唯一的依靠呀,只剩下眼前的男人了。


那么多人出入过这破屋,唯有他俩不曾有过关系。


这是一个旧社会的悲剧。
第一个棕色卷毛的侵略者得到了小姐的心。
幽默风趣的他呀,带给了小姐甜蜜的回忆。
可怜的他呀,竟然死于一场小小的风寒。
嫁给外人的小姐呀,被家族嫌弃。
可怜的小姐呀,
被家族强行嫁给了那个想侵占她的人。
第二个来自北地的侵略者霸占了小姐的身。
拥有妻子的他呀,把小姐囚禁这小楼里。
倒霉的他呀,被前来捉奸的妻子不小心推落的花盆砸死了。
再次结婚的小姐呀,被家族唾弃。
可怜的小姐呀,
被家族碾出了门成为下层人。
第三个金发碧眼的侵略者用钱独占了小姐的人。
作为贵族的他呀,送给小姐一个孩子。
绅士的他呀,却把小姐狠狠抛弃。
可怜的小姐呀,
开始了那份工作。


后来的后来,阿尔突然的消失了,什么也没留下。
再后来,春燕也死在了破街。


推开那扇门,是许久不见而又熟悉的房间,可没了熟悉的气息,阿尔四处张望,寻找熟悉的影子,可什么也没有。
口哨声,在背后。
“穷小子变阔少爷啦。”是红发女。
“春燕呢。”
“死了,破街每天都在死人。”
“葬在哪?”
“穷人哪有什么破讲究,乱葬岗呗。”红发女走进,将一口烟狠狠喷在阿尔脸上,让他睁不开眼,“滚回去吧,骗子。”
“那……”
“她什么话也没有留给你,我也没有话想和你说。”
“我本来是要留字体的。”
扫帚打在阿尔腿上,他被赶了出去。


红发女用一件大衣裹住自己上身裸露的部位,又拿起一个箱子,还有几本书——那是春燕留下的。离开吧,这条街。
她闭眼,看见的是那相思成疾的朋友。
“让他忘了吧,不要知道我的一切,我的去向,赶走他吧。”
“让他放下吧。”
“就让一切回归尘土。”
“答应我吧,亚丽珊德亚。”
点起一根烟,大步走出,红发女想:从良吧,好好看会书吧。


爱让一个人低到尘埃。


可注定忘不了。


已经日暮,我起身向老妇人告别。
她也向我告别:“再见,艾米丽,别忘向他问好。    

评论
热度(48)
 

© 桜の夢 | Powered by LOFTER